• 水幕廠家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專業從事水幕的研發,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主要業務為水幕墻,包括水幕墻設計,水幕系統制作等,若您有水幕相關需求歡迎咨詢我們。
  • 聯系電話:

    400-6688-1196

  • 郵箱:

    Support@bjxlmq.com.cn

第二章 在水幕另一面(1)

--1--

“過去億萬年以前,地球上存在著和你們一樣的智慧生物,它們生活在巖石與火山中。”貍貓低沉聲音聽上去好似落滿塵埃,緩慢述說的古老故事,仿佛呈現影像般清晰可見,“那時,世界比現在更加充滿生機,盡管炙熱干燥無水,古老生物依舊以自己意志,逐漸掌握了發達的科技,它們在巖山上搭造許多住所和堡壘,居住其間,智力發展到難以想象的程度,建立起繁榮文明秩序。”

后來,地球環境面臨一場天災,一顆穿行自深空的液態流體行星,在途經太陽系時,朝地球方向偏移而來。這些原住民們,雖然想盡辦法化解此次劫難,可是,那行星表層奇特物質,它們不曾研究過,對其毫無概念。智慧而強大的它們,亦未能制定有效應對策略。末日越臨近,恐慌、絕望的情緒越重,個體之間沖突日趨尖銳,紛紛了斷生命,結束災厄痛苦。

剩下的一些居民,不得不放棄以往建立的文明,躲避到地下,惶惶不可終日。行星碰撞過程中,地球發生劇烈沖擊,遭遇大洪水肆虐,原本完整的結構被破壞了,分裂成兩部分。其中一部分填滿新的物質——液態水,最終形成陸地和海洋;另一部分,則與該行星的內核一起被拋離軌道,在引力作用下重組,形成月球。而那隱藏于堅固巖層里的居民,依靠史前保留的技術,得以存活下來。

這場災難之后,環境大幅改變,有幾個幸存者離開巖層,因無法適應真空而死亡了,其余居民一直躲藏在月巖內部,在長達數千年時光內,它們重新修復自身文明與技術,終于能安全抵達星球表面。它們認識到自己生存的地方,早已不是原先的家園,而是那場浩劫中分離形成的一顆衛星——月球。有一些居民計劃重返地球,想恢復曾經的繁榮。與之相對的另一群居民,則希望永遠關閉去往月面的通道,在巖層里發展,不涉足那業已化作汪洋的地球。為此,它們之間產生分歧,爭論曠日持久,甚至是激烈的對峙,從未和解。

支持重新掌控地球的一派,技術不斷進化,成為適應環境的“月球人”,保守的一派則慢慢消絕,稱作“古地球人”。月球人運用掌握的力量,謀劃著操縱地球,并且發展出強大的控制機器。他們發現,形成月球的內核,對地球潮水具有強烈引力,因這些水與之原本同屬一體,基于此,他們使用發達的生物技術,創造地球海洋中原始的生物,輸送至地球,試圖間接達到對地球的控制目的。

海洋魚類生物誕生之初,其意識狀態已被月球人讀取與操縱。月球人所實施的這個計劃,亦即所謂的“月石幻幕”計劃,具體而言就是指,月球人運用月巖內核引力,控制地球生物意識,使其在月球人創制的幻幕中生存與活動的計劃。月球人試圖以地球生物為媒介,在為期數萬年時間中,重新掌控地球。然而,在對這些原始生物操控過程中,由于古地球人一直反對、阻止,雙方爭議不斷,加之月球人技術不夠成熟,以致產生失誤,這些魚類生物最終大范圍失控,有一部分離開海洋。

遠古氧氣稀薄的陸地環境,使抵達的魚類大量死亡了,其中幸存的一部分,爬向地質活動較為穩定的熔巖與稀土組成的地表,饑餓讓它們吞食一種石頭為生。那是一種非常柔軟、奇特的巖類物質,一旦吃下,身體、大腦結構會迅速改變,忘卻所有記憶,并掙脫月石幻幕的控制,進化成與古地球人相似、具有四肢的陸生動物。又經過幾個地質年代,它們慢慢進化為古猿和人類。

“這段歷史里述說的月石幻幕,與此石頭建筑,具有怎樣深刻關聯呢?”言世思索著問,“貍貓君如果會人語,在我幼時,又為何不曾與我說過一個字,而今在這里出現?”旭煙也以同樣困惑的眼神望著貍貓。貍貓目光平靜,它聲音更為低沉了,如同江岸衰落的夕陽,繼續對他們述說凝重的過往。

--2--

雖然,該計劃進展非常不順利,造成不可控的意外狀況,但月球人從未放棄將其付諸實施。在經過那次嚴重失誤后,持保守態度的古地球人,遭到月球人加倍的排斥,甚至被奪取了生存資源,且隔離關押起來,留在月巖內部自生自滅。這些古地球人里面,有一位是曾經繁榮的地球文明中某個先知的后裔,被寄予了重要使命,是引導大眾尋索光明未來的繼承人。為便于表達,后文以俗語所說的“太子”指代此人身份。

眾人計劃協助太子逃出這座監獄,讓他回去地球恢復曾經的文明。時間推移,古地球人一個個死去,瀕臨滅亡邊緣時,他們終于依據先知留下的啟示,使用繼承的神秘遠古力量,成功解鎖月球人關押他們的裝置,順利使太子與一個仆人逃離。月球人很快發現異常,對剩下的古地球人施以嚴苛管制。在黑暗的巖洞監獄中,他們生命日漸衰竭,永久消逝。

就這樣,太子與仆人成為唯一幸存的兩位古地球人,為完成死者愿望復興地球文明,他們潛入月球人內部,并查清“月石幻幕”的真相,了解到月球人的科技已經可以控制人類夢境,甚至為了進一步控制人類意識與現實,他們還暗中與一部分人類合作,試圖達到徹底操縱世界的目的。當時,月球人與蘇聯當局建立了合作關系,冷戰之后,蘇聯解體,該計劃又告停一段時間。

但月球人與蘇聯的合作并沒有停止,雖然蘇聯作為一個國家解體了,余黨卻一直秘密活動。在地下,他們建立了自己的基地,與月球人保持聯絡,并積極推進此計劃施行。他們在工廠安插間諜,甚至普通的學生、農民、社會學家、政黨人士,都有可能是被利用的棋子。太子和仆人讀完這些資料,決心去地球,幫助人類擺脫控制,憑借自身努力復興地球文明。

于是他們潛進飛船室,打算離開這顆窒息、壓抑,充斥苦難、悲慘過往的星球,太子覺得非常難過,與仆人沉默無言坐在駕駛艙里。可是,當飛船啟動飛向外太空后,觸發了月球人設置的防御程序。飛船里有聲音不斷重復一段口令,并且放射出古怪光線,二人身體好像被下咒般,變成貍貓,且遺忘了一切。

飛船墜落地球不久,就自動損壞成一堆廢鐵(月球人事先設置追蹤指令,使飛船自毀)。因他們記憶盡失,又受了傷,下飛船未能前行多遠,最終各自失散。太子最初來到的地方,是言世的家。言世外祖母見到這只可憐的流浪貓,領養回來,自小缺失雙親照顧的言世,從此與貍貓成為伙伴。而太子的仆人,則被旭煙幼時的某個鄰居領養。

“怪不得我覺得它甚眼熟。”旭煙說,“方才還感到疑惑,原來幼時已見過面。”貍貓太子不再說話,另一只較年輕的貍貓仆人回答:“現在你才想起來,我很難過。”貍貓仆人做出失望的模樣說:“想必你們對接下來的故事,都已略知一二,就由我來講完吧。”言世與旭煙緩緩點頭同意,白晝即將逝去,潮水漲滅,絳色的天空涂抹暮光。

--3--

?“也許故事有點長,貍貓太子所說的內容你們難以記住,我在此歸納一遍重要信息,將‘月石幻幕’的概念,加以明確詳細定義,請仔細聽。月石幻幕不止是上述計劃的代號,同時也指用于實施此計劃的龐大、精密的儀械設備,自然包括它分布于時空中的構成零件。經過數萬年排列布置,這儀械的完整體系已經很難全面掌握,即使其制造者月球人,也難免疏漏之處。最開始,地球生物就是這儀械設備中的許多零件,發生失誤后,月球人不得不改進,繼續完善它,以實現操縱世界之目的。

“你們一定奇怪,為什么自己的夢境與對方有所重疊,其實,這確是月石幻幕影響的結果,但幕后操縱者卻并非月球人。七十年前(1948年),蘇聯人與月球人合作的項目,有些并未被嚴格遵守執行,部分月石幻幕的儀器零件,由蘇聯當局自行改造和使用了。而這自行改造和使用的儀器,隨著蘇聯解體一直處于荒廢中,成為不為人知的秘密,也許連月球人都不知道。太子和我之所以具有與人交流的語言能力,也要從這被廢棄的儀器說起。

“失憶以后,我從未放棄尋索自己真實身份。作為旭煙鄰居家的一只貍貓,初次見到旭煙,我已能知曉他的夢,并且發現自己也總做同樣的夢,常夢見那片灰白荒野和樹林,以及15歲言世迷失其間的樣子。我夢中還見到了太子,讓我奇怪的是,太子與我均是古地球人模樣,并非貍貓,與普通人類也稍有差異。在樹林里,我們找到蘇聯地下組織的入口,每次準備探索時,都會看到旁邊兩只巨犬一樣的怪物,正在吃著許多工人,然后我就被嚇醒。

“我意識到自己的夢一定在暗示什么,因此十四年后,我獨自出家,悄悄跟隨背井離鄉的旭煙,乘列車抵達這工廠。我常在附近荒野徘徊,也曾覺得困惑茫然,直至與具有相似遭遇的貍貓太子重遇,發現此處的石頭建筑。經調查,我們確認這扇石頭門是蘇聯留下的月石幻幕,類似于‘操縱桿’之類的零件,用于控制地球生物的時間、夢境和意識。我們還發現,這扇石頭門被破壞過,與荒野里另一部分巖石正好能組合成完整的一體。

“此后一段時間,我們分別探索兩處建筑,用貓爪在地面記下上面的古老刻符,按照規律排列,于不久前將之完全解讀。閱讀過刻符后,我們好像被啟示般恢復所有記憶,獲得使用人語表達思想的能力。也許因為,這古老刻符,是依據古地球人的神秘文明制造,所以作為古地球人繼承者的太子讀取之后,發生某種反應,使我們清楚覺知了自己身份。”

言世與旭煙這才恍悟,黃昏前在樹林中遇到的三個神秘人,很可能就是蘇聯地下黨員,其口中所說已破壞分離的“月石幻幕”,想必指這兩處廢棄石頭建筑了。言世說:“我記得自己的夢里,石頭門位于荒野,兩邊鎮守恐怖石獸,在這些石頭里,我找不到組成石獸的結構。”貍貓太子回答:“可能地下黨試圖操縱你的夢境,目的是阻止做夢者生起懷疑之心,令其蘇醒遺忘,顯然,由于某種原因,它失效了。”

旭煙說:“既然這建筑如此重要,甚至也許是月石幻幕整臺機械儀器的操縱桿,我們何不利用它粉碎地下組織,徹底終止其控制人類的計劃?”貍貓仆人答:“這是難點所在,雖然我們已經查清它的用途,但關于如何啟動與使用,目前并不了解。”言世說:“我很確定,這扇石頭門的啟動方法近在咫尺。不過我們需要首先把岸邊這部分移至荒野,搭建出原貌。”

片刻后,在貍貓的協助指導下,石頭建筑被完整還原。果然,它的樣貌和夢境里一樣,沒有絲毫區別。石頭上的刻符也很清楚,仿佛拓印般具體,用手觸摸可以感知遠古文明強烈的質地,如同那些歷史和往事撲面而來,一顆心靈都隨之震顫不已。只是,除了這些,并無其他特別之處,無法發現任何按鈕或者開關。貍貓太子說:“目前為止已經盡力了,確實不知道如何開啟。”旭煙看著言世,猜想他所說的“近在咫尺的方法”,究竟是什么方法。

言世說:“幾天前我曾思考,石頭門、古刻符同屬一未知事物,現在可以確定,這一事物即‘月石幻幕’。對月石幻幕施加決定影響的,是另外的‘某種存在’。月球人的失誤證明,‘某種存在’必然不是月球人。蘇聯地下黨員試圖摧毀此處屬于‘月石幻幕’的關鍵物品,可證明,‘某種存在’不是蘇聯地下黨員。貍貓太子說過,月石幻幕的原理,是借助月球內核引力,對地球潮水施加制衡作用,進而控制地球環境與生物,乃至夢境及意識,可知,關鍵元素是‘水’。這一點,在我夢中也得到了證明。”

“水?這又從何說起?怎樣起作用?”旭煙愈加困惑,兩只貍貓也同樣睜大眼睛望向言世,希望他表達得更清楚一些。言世不再多說,翻過山坡,去就近的江邊,脫下外套浸濕,吸取足夠水分,然后折返至石頭門前。寒冷雖使他瑟瑟發抖,但無法阻止他驗證這猜想的決心。當他站在石頭建筑邊,擰出外套附著的水時,那些液體好像被召喚般,紛紛朝石頭門飛去。懸浮于半空的液態水,使石板上的古刻符也發出光來。最終,所有的水填滿石頭刻符之間,形成一扇門形幕布。

“這其實是一個入口。在另一面,也許是控制室,也許是其他地方。”言世說,“無論如何,很可能屬于操縱月石幻幕的重要場所。”當言世還想說明更多,忽然注意到遠處山坡上出現三個黑影,正朝下方走來,他們戴著面具,手中持有怪異而兇殘的武器,正是之前審問延景晨的那幾個人。他來不及解釋,與旭煙、貍貓太子、貍貓仆人跑向了水幕里面。

久久在热线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