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幕廠家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專業從事水幕的研發,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主要業務為水幕墻,包括水幕墻設計,水幕系統制作等,若您有水幕相關需求歡迎咨詢我們。
  • 聯系電話:

    400-6688-1196

  • 郵箱:

    Support@bjxlmq.com.cn

聲明:非原創,原作者未知,純粹因為喜歡而分享!

“哼!”星長冷哼,目不轉睛的盯著飛速移動的火球,她絕對不相信一只小小的黑龍可以打破神的規則沖開封印的大門,然而面對路西法近乎毀滅性的力量時她的心卻在動搖,絕對不可能的!沒有人能沖破封印的!她堅信!

很快,一聲巨響,空間突然劇烈的顫動,星長腳下一個不穩跌坐在地上,當她再次看向水幕,她的自信動搖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可能的……一定是巧合,是第一層太薄弱了!”一定是的,一定是第一層太薄弱了,星長立刻起身步上臺階回到冰冷的石座上,雙手緊貼石座上兩顆藍色的半圓形晶石,湛藍的光芒漸漸亮起,“我們走著瞧!”

第二層空間,漆黑的深淵中無數的怨靈仰望著頭頂根本看不到盡頭的黑暗,想象著門的樣子,時間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黑暗中只有踩著其他怨靈的身體盡可能的向上爬才是他們解脫的唯一方法。

怨靈們一如既往的廝殺,吞噬,復活,繼續廝殺,不斷的循環下去,突然,他們的腳下開始劇烈的顫動著,堆砌的腐尸開始晃動,他們詫異的一瞬間,一股灼熱的力量瞬間從他們腳下沖了上來,沒有絲毫痛苦的蒸發掉他們腐爛的肉體與靈魂……

“這里沒有干凈點的地方嗎!”高速飛行的火龍不滿的抱怨著,究竟是些什么鬼地方,就算魔界最黑暗的地方也好過這里!

“少說話,再快點!”深紅稍稍加重了力量的灌輸,封印會一層比一層堅實,黑龍之火雖然可以燒盡一切,但如果不小心控制,路西法的身體也會受到影響。

“知道啦!”路西法悶悶的應聲,集中精神加速飛行。死八婆,非要扒光她的衣服把她扔進這群饑渴的亡靈中間不可!

深紅雙手離開路西法的背部站起身來,雖然這里漆黑一片無法視物,但陣陣翅膀的煽動聲讓他更加確定門越來越近了,死在某一層空間的人變成亡靈后只有一個念頭,吞噬一切并且找到門不斷的向上爬,他和路西法這樣打破規則破壞封印的門已經驚醒了每一層的守衛,即便殺了它們門也不會再打開,只有硬闖了!路西法穿越這些門需要絕對的力量,他必須一口氣在穿越門之前毀滅守衛,一旦受到干擾路西法很可能會撞個頭破血流。

深紅雙手指尖相觸,閉上雙眼,銀色的點點星芒從他的指尖流瀉出來,不斷匯聚成球閃爍在火焰之間,漆黑的空間中漸漸閃現一顆顆拖著長長尾巴的銀色流星,深紅猛地睜開雙眼:“鎮魂!”眨眼間,銀色的流星仿佛有著自己的意識迅速交錯著向上方飛去,伴隨著凄厲的嘶鳴一個接一個地在黑暗中綻放暗紅的光華,黑色的大門漸漸顯露出來……

“不可能!”星長震驚的睜開雙眼,呼吸變得急促,為空間注入魔力讓她開始有些疲憊,并且他們每破壞一道門就會令她受創,這樣的事她從未遇到過,也根本沒想過!一個小小的黑龍和一個神族怎么可能連破兩道封印,其中一個還是在守衛的看守下!絕對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沒可能的!星長憤怒的看著水幕,他們已經臨近第三層空間的封印門了,在繼續這樣下去恐怕不到他們來殺她她已經死在門的反噬之下了!

深紅利落的干掉了妨礙他們的第三層守衛,回到路西法背上繼續灌注力量,第三道門并不費力的被沖破,但路西法的速度也開始有些減慢,持續的高速消耗魔力對他們兩個來說都很辛苦,可是一想到緹妮和緹拉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那一顆顆漏下的靈魂結晶如利刃般刺痛著他的心臟,他們必須再快點!無論前方等待的是什么!

星長呆愣的看著水幕,不到30分鐘的時間?他們竟然破壞了5道封印……怎么可能?破壞封印需要龐大到驚人的力量,就算十只黑龍也未必做得到,否則亡靈的時間也不會被稱傳說中的神器了,但眼前的事實卻擊潰了她的自信,他們究竟是什么人……她不是傻子,即使透過水幕她也感受得到路西法和深紅所釋放出的遠勝于她的強大魔力,即便她絞盡腦汁也想不出答案,為什么他們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那個黑龍小鬼不是被沙音抓到過嗎?但那力量,那足以破壞封印的力量即使是沙音也絕對做不到的!如果是另一個?星長立刻集中意念將水幕中的畫面鎖定在深紅身上,額頭上的第三只血瞳漸漸浮現,就在第三只眼完全睜開之際,深紅的雙眼隔著水幕直直的瞪視著她,頓時額頭一陣強烈的刺痛,星長一聲哀號立刻低下頭,手捂著第三只眼,一股鮮血流了下來……過了許久,星長緩緩放下手,驚魂未定的看著刺目的鮮血,她有多久沒有看到了?從沒有人可以傷到她的魔眼,即使她奪取亡靈的時間也未曾出現過這樣的事情,為什么那個人會有這種力量……星長突然意識到自己從一開始就太低估了敵人,猛然抬頭看向水幕,他們已經身處第六層了,來到這里只是時間問題,她必須做些什么,必須做些什么,星長慌忙起身來到石座旁禁錮著緹妮和緹拉的時間瓶,用力的敲打瓶身,“該死的!停下來!”她內心已被焦急和恐懼占滿,早知道這樣就不會對她們使用抽取,現在該怎么辦!

“主人……他們來了……”一團青綠色的霧影從石座上升起飄向星長,星長整個人頓時愣住了,僵硬的轉頭面向水幕后白色的圓形封印門,他們來了……宮殿在顫動,星長突然手捂著胸口,干嘔出一攤鮮血癱坐在地上,最后一道封印……

幾束銀色的閃光伴隨著一聲巨響,黑色的火焰隨即沖破限制,封印門瞬間炸開,星長連忙撐起結界抵御爆炸的能量風暴,門的碎片飛向四方。灼熱的火風中一雙巨大的魔眼兇狠的盯著星長,深紅從火焰中走了出來……

“你到底是什么人!”星長怨恨的望著深紅。

“螻蟻。”

“哼!不要過來!”星長冷笑一聲眼見深紅走向自己慌忙厲聲喝止,連滾帶爬的挪到緹妮和緹拉身邊,“再敢靠近我現在就殺了她們!”

“那我只好先殺了你!”深紅仿佛故意折磨她一般緩步靠近,黑色的火焰從他的腳下綻放蔓延,長長的魔劍在火焰中凝聚成形,邪魅的雙瞳閃爍著嗜血的興奮,當火焰從身體中毫無顧忌的釋放出來那一瞬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暢快,在這個空間,他再也不需要顧及。

“你……”星長愣在原地,黑龍族?怎么會……“霧魔!殺了他!快點殺了他們!”

霧魔靜靜的飄在原地:“主人,我不能傷害圣痕者……”

霧魔的話令他們均是一愣,“什么圣痕者!快給我殺了他們!我是你的主人!快點殺了他們!”星長發狂的嚷道。

“雖然我也不明白所謂的圣痕是什么,不過看來你已經沒有牌可出了!”深紅再次逼近,路西法在他身后警惕的低吼。

“不可能的……你不能殺了我!你殺了我她們也會死,除了我沒人能解除抽取!”星長緊貼著水晶沙漏恐懼的注視著深紅手上的死亡之劍,她已開始想象長劍刺入身體的痛楚,越發的恐懼。

“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嗎?”深紅舉起碎魂,鋒利的劍忍架在星長的脖子上輕輕的下滑,劍尖直指她胸膛下狂亂跳動的心臟。

“你會為你將要做的事后悔的!與我族為敵不會有好結果的!”一邊是對死亡的恐懼,一邊是被敵人羞辱的憤恨,星長死死的瞪視著深紅,“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它喜歡別人知道它的名字,它也喜歡靈魂,相信你一定聽過他的名字,否則它會哭得!”深紅像個孩子般開心的展示著他的寶貝,星長眼中的恐懼與不甘滋長著他體內的某種東西,像吸毒般的上癮。

“月族的巫女是不會像螻蟻低頭的!”星長突然將頭高高地揚起。

“它的名字……叫碎魂!”深紅甜甜的一笑輕輕的將劍送入星長的體內。

那一瞬間,她仿佛聽到靈魂破碎的聲音,撕裂的痛楚遍布每一根神經……水晶的沙漏內部好似時間倒流一般,顆顆晶瑩的靈魂結晶突然飛升轉化為液體回到沙漏的上部,不消片刻,當所有的結晶都消失在底部時,一聲清脆的龜裂聲,沙漏終于破碎,深紅連忙上前接下渾身浸滿液體的緹妮和緹拉。

“她們沒事吧?”路西法變回人形幫深紅接下緹拉,看樣子除了昏迷應該沒什么問題。

“主人……我送你們出去……”霧魔向陣風般飄到深紅身邊,將他們包圍,下一秒,他們已經回到封印殿,黑色的金字塔靜靜的躺在深紅手心。

“深紅!路西法!”白龍驚喜地沖了上來,總算松了口氣。

“讓你擔心了!”深紅感激地沖白龍一笑。

“你也太大驚小怪了!老子是什么人,一個小小的星長,哼!”路西法一把將緹拉丟給白龍,她的女人債還是他自己收拾吧。

“她們怎么樣?”白龍看著仍舊昏迷的緹拉和緹妮。

“嗯,只是需要休息。”深紅愛憐的看著緹妮的臉龐,“看來你們已經解決了!”

“說來話長,等下再和你解釋吧。”白龍無奈的聳聳肩。

“瑪莎會帶幾位到客殿休息。”克里斯扶起伊修塔便消失了。

“那就麻煩了!”深紅向瑪莎報以感激的微笑。

“終于可以回去睡覺了!”佩里打了個哈欠隨即消失了。

“這邊請!”

于是深紅一行人跟著瑪莎來到一處寬敞的花園,沿著青石的小路穿過幾座雅致的庭院,來到他們的住處一座至于湖心的精致小樓。

“幾位今晚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盡管吩咐仕女們!”瑪莎為他們推開房門。

“謝謝!”

深紅將緹妮小心地抱進房間放在床上,輕輕的撩開貼在她臉上濕漉漉的發絲,濕嗒嗒的衣服將她玲瓏的身材展現無疑,深紅目光有些閃躲,尷尬的不知所措。

“深紅?”白龍站在門邊看到深紅的樣子不由得皺起眉頭:“怎么了?”

“啊?哦!我……我只是擔心……她的衣服……這樣下去會生病的……”深紅不由自主地站到白龍面前,雖然他沒有白龍高,但他好像很不喜歡緹妮現在的樣子給人看到。

“叫侍女們幫她清洗一下換套衣服就行了,我已經叫人幫緹拉換了,你怎么了?”白龍突然覺得深紅的表情好可愛,“看你臉紅的!”

“臉紅?”深紅一愣,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臉,他在臉紅嗎?臉紅什么……

“不逗你了,我叫侍女們過來!我們在外面等吧”白龍搖搖頭。

侍女們拿著干爽的衣物和清潔用的毛巾清水走到緹妮身旁,幾雙漂亮的大眼睛疑惑的看著站在門口的深紅,她們的臉上很明顯的寫著:還不出去?深紅尷尬的笑笑這才緩緩的退出房間,關門前還不放心的往房間里看了一眼。

“你太緊張了!”路西法大字形的把這一張沙發坐在上面,一臉不贊同。

“沙音的事情到底怎樣了?”深紅看向另一邊的白龍。

“這場陰謀里最大的贏家就是沙音了!”白龍將他們被帶走后的事情盡數告訴他們,聽得深紅和路西法一陣沉默。

“那家伙,說實在的,挺牛的!”路西法的話讓深紅和白龍都是一愣,“怎么?什么表情?我不會夸人嗎?”可見他們平時多瞧不起他了!

“確實沒想到你會這么平靜的夸人!”白龍開心的一笑,這小子看來長大不少。

“切!”

“剩下的叛亂者似乎已經秘密處理了,魔帝的速度實在令人佩服,與他為敵真的不是件讓人愉快的事情。”

“所以才讓人不爽,最邪惡的家伙們永遠躲在后面,而我們這些安分守己善良的黑龍族卻背上世世罵名!”路西法掏掏耳朵繼續說道:“你們覺得沙音會成功嗎?他應該還有計劃吧!那里可是巫女的老巢啊!”一群變態的老女人,想想就恐怖!

“或許吧!”深紅陷入沉思中。

“你想到了什么?”

“沒有,或許多心了。”深紅甩甩頭對白龍抱歉的一笑。

“要我說,想到什么最好說出來大家分析下,我可不認為會有什么巧合之類的!”路西法表情嚴肅了幾分。

“我只是在想封印殿的傳送平臺,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總覺得有什么東西在下面等著我……很難形容的感覺。沙音就這么消失有點遺憾,也許他有我們想知道的東西!”

“如果有什么讓你那么不安找個機會我們再去一趟就是了!”路西法松了口氣,他還以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標簽:
久久在热线精品视频